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振武的博客

丹·布朗小说的中文译者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学者,1963年生,教授,英美文学博士,世界文学博士后,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翻译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比较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比较文学学会翻译研究会会员。学术兴趣主要为英美小说美学、英美文学与文化、比较文学和文学翻译。《天使与魔鬼》、《数字城堡》、《达·芬奇密码》和《骗局》的主要译者,全国惟一一个英美小说美学硕士点研究方向是由他创建的。迄今为止在中国大陆能见到的丹·布朗的小说都是由他主要翻译的,深受广大读者喜欢。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朱振武 邓娜娜谈爱伦·坡现象与通俗文化(3)  

2009-12-21 10:31: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坡的创作将历时的文本提升为共时的文化反思读本,在现代社会的历史背景下产生了超越时空的文化蕴涵,实现了与大众接受心理的审美契合,表达了现代人渴望走出现实困境,寻求心灵慰藉和争取精神救赎的集体心理体验

在大众文化时代,“没有别的文学种类能像通俗文学那样赢得众多读者的青睐……很明显,通俗文学的平易性和可读性、传奇性和趣味性、情节性和悬念性,最有利于消遣和娱乐。”这句话对当下通俗文学的勃兴做出了诠释。事实上,这种诠释也同样适用于爱伦·坡的文学创作。坡的作品在面世一个半世纪的时间里拥有着越来越多的读者,且对后来的欧美文学乃至东方文学都产生了深远影响,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说,它们早已完成了经典化过程。坡作品的刺激性、悬念性等通俗文学特征至今仍是吸引现代读者的重要原因。现代社会繁重的工作压力、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以及复杂的人际关系使现代人的审美文化心理发生了重大变化,甚至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扭曲,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在文学这个想象的世界中找到某种精神上的刺激来释放平日过于压抑的心灵。“人们渴望痛苦、愤怒、仇恨、激昂、出其不意的惊吓和令人窒息的紧张,把艺术家当作这场精神狩猎的巫师召到自己面前。”毫无疑问,爱伦·坡成功地扮演了这种“巫师”的角色,他的作品既有疯狂杀戮带来的恐惧和惊悚,又有侦探悬疑所彰显的惊险与神秘,这些元素构成了一个“迥异于日常世界的全新世界”,深深吸引着在现实世界中备受压抑的现代读者。

的确,恐怖惊悚因素是爱伦·坡作品赢得广大读者的一个重要因素。同大多数恐怖小说一样,坡的作品也注重对神秘恐怖气氛的渲染和对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亡情节的描摹,但与此同时,坡还是认为恐怖“应来自心灵”,并且在描摹人物心理和加强恐怖情绪的传达方面下了大量功夫,这是坡的作品高出其它同类作品的重要原因之一。《黑猫》是这一创作特征的典范。主人公先是吊死了他心爱的猫普路托,然后又向那只酷似普路托的猫举起了斧头,并顺势劈死了试图伸手阻拦的妻子。正当他为自己的“杰作”暗自得意高兴时,失踪的那只猫从墙壁里发出了恐怖的哀号。整篇小说采用内心独白的方式,将读者引入主人公不为人知的病态意识领域,为读者展开了一幅似曾相识又充满怪异和恐怖的心理画卷。主人公这种疯狂变态的恐怖情绪加之以污秽血腥的故事背景和阴暗晦涩的整体基调,构成强大的恐怖惊悚冲击,敲打着读者的恐怖神经,带给读者不尽的感官刺激。正如评论家腓特烈·弗兰克在《爱伦·坡百科全书》中所说的那样:“爱伦·坡在激起人们强烈的心理恐惧方面所获得的空前成功使他创作了大量小说,这些小说使那些对暴力和血腥已完全司空见惯的现代读者都为之汗颜。”而这些由恐怖和惊吓所引起的“极端体验”不仅能传达纯粹的引起苦痛的情感,也能引发现代读者灵魂深处的震颤,进而使人们摆脱日常经验的束缚和压迫,获得巨大的审美愉悦和精神享受。坡的作品不仅深具恐怖惊悚和血腥暴力的特点,而且往往以其变幻不定、神秘莫测的案情发展,出类拔萃、别具一格的人物形象,色彩浓郁、描摹细腻的社会风情以及缜密细致、有理有据的分析推理营造出浓厚的趣味,给读者以不可抗拒的魅力。在《摩格街谋杀案》中,暴力血腥的案发现场令读者胆战心惊,心有余悸;博学多才、头脑冷静、料事如神的侦探杜宾的形象栩栩如生,让读者印象深刻,回味无穷;而跟随侦探杜宾一起察看现场、梳理案情、进行推理和寻觅罪证的过程则更为惊险和刺激,令读者也禁不住产生跃跃欲试之感。这些都契合了现代读者追求新奇刺激的文化消费心理,满足了人们平淡乏味生活之余渴望惊险、挑战、刺激等心理愿望,因而受到现代读者的普遍欢迎。

爱伦·坡的作品在满足了现代读者追求精神刺激的文化消费心理的同时,还通过塑造一系列孤苦无依、惶恐不安的畸零人形象将其关注视角对准了具有人类共通的普世性价值的人类生存状态问题,这也成为其作品拥有巨大的生存空间和持久的艺术魅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文学史上真正不朽的作品都是超越语言、民族、国家的界限,关注人性、人类普遍命运等永恒话题的,也只有这样的作品才是开放的、具有普世性价值和持久影响力的。爱伦·坡的作品就属于这一类。从《黑猫》到《厄舍古屋的崩塌》再到《人群中的人》和《泄密的心》等诸多作品,坡关注的始终都是现代人的生存困惑和精神危机等人类普遍命运问题。在冷漠的现代社会里,“上帝死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在高度机械化和自动化的工业文明面前也早已“丧失了传统的整体感和完整感。”农业社会人们之间那种纯朴、和谐的关系也已渐行渐远,取而代之的是赤裸裸的金钱利益关系。孤独和焦虑时时笼罩着现代人的心灵,使人们成为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中彷徨、在虚无颓废的精神漩涡中挣扎的畸零人。一百几十年前,爱伦·坡就已敏锐地觉察到了现代社会繁华背后所隐藏的这种病痛与危机,睿智地预见到了现代人这种孤独焦虑的生活状态,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整日生活在自我封闭、自我隔绝的空间里的现代畸零人形象,让人们不得不对他的洞察能力和预见能力肃然起敬。《人群中的人》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个典型代表。谨慎、吝啬、贪婪、沉着、怨恨、凶残、得意、快乐、紧张、过分的恐惧和极度的绝望无时无刻不钳制着老人的心灵,使他得不到片刻的安宁与充实。“不幸起因于不能承受孤独。”不能承受孤独,却又人为地制造孤独;渴望爱和关怀,却又不愿付出爱和关怀,这是爱伦·坡对老人悲剧成因的总结,更是他对现代人悲剧的精辟诠释。正如评论家爱德华·戴维森所说:“在现代化大都市中那位老人的形象非常典型,几乎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个普通人”。无独有偶,《泄密的心》中的主人公也是这样一个畸形的现代人形象。年轻人“我”与一位老人生活在一起,“我爱那老人。他从不曾伤害过我。他从不曾侮辱过我”。然而,主人公却总是紧张焦虑、神经过敏,感到世上的一切都值得怀疑,终于残忍地肢解了老人。这里,无论是《人群中的人》里的老人,还是《泄密的心》中的主人公“我”,抑或坡的另一部名作《厄舍古屋的崩塌》中的罗德里克兄妹,都是一群被社会现实异化了的现代人,他们厌恶生活,逃避现实,整日里庸庸碌碌,浑浑噩噩,要么神经过敏,多愁善感,要么暴躁狂热,理性全无。他们也曾试图改变现实,却发现无路可寻,最后只好在孤独、焦虑中悲伤,在游荡、嬉戏中堕落,在绝望、愤懑中毁灭。这在某种程度上正是现代人的生活状态,因此,坡塑造的这些人物也就具有了某种典型和某些普遍意义。坡通过对这些现代畸零人的投射与塑造、凝聚与书写,成功地将历时的文本提升为一个具有共时意义的文化反思读本。这些文本与大众审美心理相契合,在现代社会的历史背景下产生了超越时空的文化意义,它们真切地超前地“反映了现代人的普遍命运”,表达了现代人渴望走出现实困境,寻求心理慰藉和争取精神救赎的集体心理体验,不仅引发了当代大众情感上的共鸣,而且引起了他们对社会现实和人生价值的理性思考。爱伦·坡的作品也因此拥有了巨大的历史穿透力和广阔的文化阐释空间,成为“深深扎根在滋润和养育我们的文化传统中的作品。”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

  评论这张
 
阅读(566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